親,歡迎光臨78小說網,免費小說閱讀網.
 錯缺斷章、加書: 站內短信
  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
78小說網 > 都市言情 > 孕妻狠不乖:總裁,別碰我 > 第七百一十二章 再背一個鍋

第七百一十二章 再背一個鍋

一秒記住【78小說網】www.evlxhr.live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第七百一十二章 再背一個鍋

    劉管家對秦靜溫這個人有自己的看法。她的善良大度,她的不拘小節,她一心為喬舜辰的行為都值得點贊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為她的善良才讓自己承受了那么多的委屈。

    劉管家的話說完,喬德祥再一次嘆息。這些他也知道,正是不敢面對秦靜溫的善良他才沒有提起這個優點。

    怎么辦呢,對于這件事情他該給出什么樣的態度呢。第一次,這是喬德祥第一次為難,第一次不知如何決策。

    晚上喬德祥如約來到秦靜溫家,飯菜都已準備好,喬德祥剛走進屋子里就聞到了飯菜的香味。這種飯菜的香味很隨和很親近。

    這個小家里只有秦靜溫劉管家和喬德祥三個人。

    “董事長,劉叔你們過來坐下。”

    秦靜溫招呼著,隨后去把準備好的酒拿了回來。

    三個人都落座。

    “喝點?”

    喬德祥看著秦靜溫手里的酒開口問著。

    “喝點。這是我為您量身定做的滋補身體的,但是不能貪杯 。”

    秦靜溫說話的同時已經幫喬德祥倒上少許的養生酒

    “劉叔,你開車我就不讓你喝酒了,咱們要遵守交通法規,要以安全為主。來電飲料吧。”

    秦靜溫又拿起飲料給劉管家倒滿。

    “謝謝,謝謝。秦總監想的周到。”

    劉管家連忙道謝。很欣慰秦靜溫對他的尊重。

    “我就沒什么事了,陪董事長喝點。”

    秦靜溫為自己到了一點紅酒,隨后舉杯。

    “董事長,劉叔咱們三個一起喝點。”

    秦靜溫為了喬德祥著想并沒有干杯,而是配合著喬德祥的節奏小酌一口。

    三個人都喝了一點隨后放下酒杯。

    “你們嘗嘗這個魚,是我最拿手的。”

    秦靜溫招呼著兩個人,心里的話,她想等他們兩個吃飽了再說。要不然不知道喬德祥是什么反應,會影響他們三個吃飯的心情。

    秦靜溫沒主動提起,喬德祥也等待著沒說。只是吃飯閑聊家常。

    飯吃的差不多了,酒也喝的適當。秦靜溫就不能在拖延下去,必須把自己的態度說給喬德祥聽,也好讓他放心。

    “董事長,今天把您給叫過來還有別的事要說。喬總和李沫分手的事情您應該知道了吧。”

    秦靜溫不是詢問,而是確定的語氣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當天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喬德祥表現良好,態度還很隨和。可能是酒喝得開心了,菜吃的符合口味了。

    “我猜您就一定知道了,可是知道了您怎么沒找我呢?”

    秦靜溫突然很想問這個問題,說她調皮也好,說她不懂規矩也好,她真的很好奇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要找你?”

    喬德祥不答反問。

    “按照你以往的做事風格,知道以后第一時間就該來找我。害得我這次做好了準備等了好幾天您都沒來找我,我只能把您給叫來了。”

    秦靜溫說的是心里話,她確實在等著喬德祥找到她然和斥責她,然后警告他遵守自己的諾言,不要擾亂喬舜辰的決定。

    “噢……我沒來找你反倒是我的不對了。”

    喬德祥沒有惱火,面對秦靜溫調皮的指責,他反倒笑了。原來這孩子不僅僅知道工作,這孩子不僅僅知道低調,也不僅僅知道善良做人。她也有可愛的一面,也有油滑頑皮的一面。

    是啊,這個年紀還是個童心未泯的孩子,怎么可能不調皮呢。

    秦靜溫的孩子氣只不過被生活硬生生的壓制著而已。

    “誰對誰錯說不上,但這不是您的作風。”

    秦靜溫覺得自己的膽量已經越來越大,竟然借著酒勁敢和喬德祥爭辯。這說起來也不怪自己,只怪喬德祥今天不夠嚴肅,只怪他今天像一個爺爺一樣慈愛,尤其是剛剛那個根本就沒見過的和藹笑容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問你。在這件事情上你有錯么?”

    喬德祥繼續問著秦靜溫。他不是不想過來找秦靜溫,只是不知道過來以后該說什么。人家做的很好很到位,而且整件事情里唯一受委屈的是秦靜溫,他以什么理由找過來都不合適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秦靜溫先是嘆息,隨后才開口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覺得我沒有錯,因為我什么都沒做。我就是連電話都沒給喬舜辰打過,又怎么可能拆散他們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分手是因為喬舜辰知道了酒店事情的真相,知道他冤枉了我,所以和李沫分手。這么一想我又覺得跟我脫不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“董事長我問您,你說跟我有沒有關系。您若說跟我有關系我跟您道歉,若跟我沒關系,那我就沒必要解釋了。”

    秦靜溫似乎學會了喬德祥的套路,反過來問著喬德祥。

    今天把喬德祥給叫過來,就是做好了被批評被斥責的準備。只有讓老人家把想說的話都說出來,把想警告的事情在警告一遍,秦靜溫才能更好的做回自己,也能讓老人家安心。

    “這個問題有點難回答。”

    喬德祥的確被難住了,就像秦靜溫自己說的,她什么都沒做不該算在她的頭上。可喬舜辰的確是因為秦靜溫才提出分手的。

    喬德祥不能給出任何回答,如果說是秦靜溫的錯那對秦靜溫來說又是一次不公平的待遇。如果說跟秦靜溫沒關系,就等于他在某種意義上承認了秦靜溫這個人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是挺難回答的。既然都不知道答案,那就還算在我身上吧。”

    這一次秦靜溫主動承擔了責任。喬德祥不是覺得問題很難,是他不能說。既然這樣事情的錯與對總要有人承擔下來才能解決,那她就在承擔一次,再背一次黑鍋。

    “不過董事長您放心,在這件事情上不管您是如何看待我的,我都和您保證,我和喬舜辰不會在一起了。我不替任何人考慮,只為我自己想,我不想給他第二次冤枉我的機會,不想再讓孩子經歷一次失去家庭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孩子已經習慣,已經接受這樣的事實,我也徹底放下了。不想也不會在有下一次的痛苦經歷。”

    秦靜溫今天把喬德祥約過來,主要就是為了讓喬德祥安心。就是想告訴喬德祥,喬舜辰分手的事情就算是她的錯,結果也不可能有任何改變。

    喬德祥想到了秦靜溫是要跟她表態,但沒想到主動把錯誤攬在自己身上。喬德祥一直都夸贊秦靜溫是個聰明的孩子,可為什么總是做傻事呢。

    要知道把責任攬在自己身上是要頂住壓力,是要背負罵名的。她一個女孩子怎么能承受的了一波接一波的襲擊呢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你讓我放心,可他已經和我表態,以后再也不相親。”

    喬德祥心中有愧,但沒有說出來。他只說了喬舜辰和他所表明的態度。

    若秦靜溫不恢復以前的身份,喬舜辰這輩子就會孤獨終老。可他現在又說不出讓秦靜溫恢復以前身份的話。

    “又是因為我么?我怎么總是無辜中槍啊。董事長不瞞你說,我這么多年經歷的苦痛,換了別人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。我都懷疑我自己是怎么堅持到今天的,所有事情我做的沒做的喬舜辰都會算在我頭上,都要我來承擔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說這些都沒有意義。如果他說因為我,我接著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秦靜溫還能說什么呢,即使不是喬舜辰這么說的,喬德祥也是這樣認為的。只要是喬舜辰感情方面的不如意,她都是罪魁禍首。

    她現在已經成了喬家公認的掃把星了吧。掃把星,這個稱呼還蠻好聽的,那就為了這個新稱呼喝一杯吧。

    秦靜溫替自己倒滿紅酒,隨后一飲而盡,希望心中的苦悶都隨著這些酒而蒸發消失。

    “要不您就成全我一次,幫我一次。幫我帶著孩子消失一段時間,我和孩子消失了,他就有自己的生活,會答應相親,會結婚生子的。”

    沒辦法了,秦靜溫已經被逼的走頭部路,只能提出這樣的要求。她走,她消失。永遠都不出現在喬家人面前。

    這段時間她努力了,也證明自己的才能了。可喬舜辰看不見,喬德祥更是不待見她。

    雖然和喬德祥的關系有所改變,可一提到喬家孫媳婦這個位置,喬德祥依舊反對。

    她真的努力了,沒有得到好的結果她也沒辦法。她累了,跟喬家人打交道真的很累很累。

    她也得休息了,她要放棄了,要養精蓄銳來應對她的后半生。

    “你帶著孩子走了,工作怎么辦?沒有了工作你怎么把孩子養大?”

    喬德祥用了另一種方式拒絕著秦靜溫的求助,現在孩子不能走,秦靜溫更不能走。一旦秦靜溫帶著孩子就這樣消失了,喬舜辰恐怕會瘋掉,整個喬家也就失去動力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董事長,養孩子的能力我還是有的。工作可以不要,我憑我自己的能力到哪都能有飯吃。況且想要挖我的公司多得是,工作一點問題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有了工作就有錢賺,孩子就能養活。”

    秦靜溫不在乎這些,就是沒工作沒錢賺,出去要飯也要把兩個孩子帶在身邊。喬家的生活方式,教育方式以及親人之間那么莫離的感情都讓人堪憂,都會影響孩子成長。

    秦靜溫可不想讓自己的孩子也活成喬舜辰那樣,不想自己的孩子在親情方面淡漠疏離。

    “幫幫我吧,不管我走到哪孩子都是喬家的,我把孩子養大就給您送回來。”

    秦靜溫請求著,喬德祥答應把孩子的撫養權給她,也請他在大度一點讓她把孩子帶走。

    喬德祥聽到秦靜溫的話徹底無語了,他該怎么回答,該怎么處理這件事?
博乐彩票是真的吗